“一百歲出頭的骨齡,還有大部分時間都在次級世界中度過,短短時間內就能擁有這樣的力量,如果不是親眼所見,我很難相信,”含蒼煙淡淡的說道︰“可惜,這樣的天才站在了我的對立面……”

羅征從須彌戒指中再度取出了一柄長劍,他則輕聲說道︰“我們的敵人原本都是東方純鈞,本該有合作的可能,只可惜你一意孤行,非要取代東方純鈞,為此不惜犧牲自己的子女,你終究要為你的選擇後悔。”

“你憑什麼這麼認為?”含蒼煙淡淡一笑。

“就憑這個!”

羅征話音落下,雙腳在地上猛然一踏,整個人如飛梭一般拉過一串殘影已沖到了含蒼煙的面前。

在此之前,羅征已悄然溝通了九五二七,務必讓他出手一次,抹掉含青帝的靈魂印記……

含蒼煙終究也只是一具傀儡而已,一旦靈魂印記被抹掉,就如同一件無主的法寶,日後是否將含蒼煙的記憶之火移入也能另做打算,畢竟誰也不知道含蒼煙的立場如何。

但羅征與含蒼煙有過一兩次短暫的接觸,也知道他為人正直,相信他會站在自己兩個妹妹身邊。

羅征體內的道蘊不斷地融合,已朝著長劍上迸涌而去。

手中的長劍蘊藏著雷霆之勢,嗡嗡鳴動著,隨時都有崩碎的可能!

含蒼煙臉色微微一沉之下,第一次選擇了後退,可羅征的去勢極快,根本容不得含蒼煙避開這一劍。

只是一瞬間之間,融道之劍再度斬出!

又是一道艷陽在含蒼煙的身前綻放,籠罩含蒼煙的那一層黑色甲冑極為厚實,可融道能量爆炸後巨大的力量硬生生的從中撕開了一條裂縫。

“就是現在!”羅征在心中說道,那是說給九五二七听的。

“嗖……”

九五二七驟然從羅征的胸口涌出,直奔含蒼煙的腦海而去。

可它剛剛沖到一半的距離,含蒼煙胸口那枚血玉項鏈紅光驟然一閃,一縷縷淡紅色的光芒釋放出來,硬生生的擋住了九五二七的去路。

“咦?這是血魂玉,這麼少見的東西竟然會出現在神域?”

九五二七終究只是一道微不足道的分魂,面對這血魂玉一時間竟破不開。

但血魂玉營造的屏障終究是存在破綻的,給九五二七充足的時間,它也能鑽過這一條屏障。

可惜機會只是一剎那,反應過來的含蒼煙很清楚血玉項鏈被激活意味著什麼,他念頭微微一動之下,原本裂開的甲冑再度融為了一體,背後巨大的雙翼更是如同兩把巨大的剪刀,一左一右朝著羅征當頭斬來。

“呼……”

被迫之下,羅征不得不又與含青帝拉開了距離,九五二七也不得不縮回了羅征的胸口。

“他的靈魂秘寶你也破不開麼?”羅征皺眉問道。

“你得給我時間才行……”九五二七有些不滿,“血魂玉即使在母世界也是稀罕東西,那東西對靈魂秘術太克制了。”

“時間……”

羅征臉上露出一絲苦笑,這時間未免也太難爭取了。

含蒼煙再度飄在了半空中,此刻含青帝心中也是一陣慶幸,要不是這項鏈,含蒼煙的靈魂印記恐怕真的會被抹掉。

“有些手段並不是為你準備的,”含蒼煙繼續說道︰“在掌控的深淵魔域後,我就一直在琢磨其中的奧秘,只可惜那枚戒指沒有給我任何提示,這能量到底是什麼,又應該如何運用……”

含青帝通過含蒼煙去領悟深淵魔域的力量,終究是有一層隔閡,他雖然掌控了深淵魔域,但並未完全發揮出其中的力量。

“好在這段時間,我終究有了新的明悟,其實深淵魔域這個禁地的作用應該就是用來毀滅神域的存在……”

含蒼煙一邊說著,一邊將手舉了起來。

黑色的氣息圍繞著他右手不斷地凝聚,那一團亂麻一半的氣息迅速化為了一個純粹的黑洞,仿佛能將一切光線吞噬其中。

就在這一刻,整個神域也陷入了黑暗之中。

原本刺目到無法對視的太陽,此刻也化為了一個小小的亮點,並且這個亮點越來越小,最終消失。

而整個神域都陷入了黑暗之中……

無論在神域的何處,即使點燃了火把,激發了夜明石都無法產生任何光芒,所有的光芒都被含蒼煙一人所剝奪。 整個神域都陷入了恐慌之中。品 書 網 (w w w . . c o m)

黑暗對真神而言構不成太大的障礙,雙目無法視物的情況下用神識代替即可。

可這樣的黑暗從未降臨過,誰都不知這樣的黑暗意味著什麼……

“是末日降臨了麼?”

“神域即將毀滅?”

“這黑暗會持續多久,不會永遠持續下去吧……”

無論是偏遠山村的神民,還是中央神城的真神們都在黑暗中討論著。

羅征的雙目同樣無法視物。

即使他運轉清目靈瞳依舊毫無效果,含蒼煙實際上是剝奪了所有光源,而清目靈瞳想要在黑暗中看到東西,依舊需要借助淡淡的微光。

在陷入黑暗的一剎那,羅征已將神識外放出去。

不僅僅是他,華天命,陳皇弈劍,還有諸多亞聖和大圓滿真神們也紛紛釋放了神識。

一時間這平原之上四處都傳來一陣陣靈魂波動……

他手中的黑色圓球中釋放出一股強大的氣息。

這氣息與毀滅神道的氣息很像,但卻比毀滅神道強大了無數倍……

黑暗中的含蒼煙將黑色圓球高高舉起,淡淡的說道︰“結束吧……”

話音落下,羅征,華天命和陳皇弈劍頓察覺到頭頂上傳來相同的毀滅氣息,神識一掃之下,便發現一顆黑色的圓球懸浮在他們頭頂上。

“快躲開!”

“走!”

華天命和陳皇弈劍身形向後疾退起來。

羅征的腳尖在地上輕輕一踩,亦化為一支利箭激退而去。

“嗖……”

一支支黑色長槍自圓球中向下激射而來,每一支長槍接觸到地面之際,頓時綻放出恐怖的能量,將一片區域湮滅其中。

羅征不斷地奔逃,那黑色長槍則如疾風驟雨一般降下,一塊塊區域則被不斷地湮滅……

華天命和陳皇弈劍同樣也是如此,他們根本無法有絲毫停留,頭頂上的黑色圓球完全追隨著他們行動的軌跡,源源不斷的釋放著黑色長槍。

“他影響的區域終究是有限,我們三人分開走!”羅征在黑暗之中大叫道。

華天命和陳皇弈劍心領神會,腳下的速度又快了三分,其中陳皇弈劍更是朝著山谷一側沖過去。

“逃?呵呵……”

含蒼煙靜立在空中,臉上帶著一絲嘲諷之色,他的念頭微微一動之下,頓時將籠罩的範圍擴散到整個平原,還有眾人來時的山谷之中。

其他的亞聖和大圓滿真神們早已明白他們無法摻和這種程度的戰斗,唯恐被誤傷之下,齊齊的退在了山谷的邊緣,

可含蒼煙的念頭變幻之下,也將他們列入了攻擊的目標……

一個個黑色圓球出現在了這些人的頭頂!

“這是什麼!”有人發現了頭頂上的黑色圓球。

“快逃!該死的含蒼煙……”

“這家伙想要殺了所有人麼?”

那些亞聖和大圓滿真神們頓時慌了。

一名大圓滿真神反應稍微慢了一些,圓球中降下來的黑色長槍已順著他肩頭貫穿,將他牢牢地釘死在地面上,隨著這黑色長槍融化,他整個人亦被湮滅掉了。

所有的人都意識到了危機,紛紛開始四處逃遁起來。

這其中自然也包括含天笑和千龍族長……

“嗖,嗖……”

含天笑狂奔之下也是滿臉悲憤,他以極快的速度在平原上劃過了一條弧線,將一道道黑色長槍甩在了身後,當他靠近含蒼煙時隨即滿臉委屈的咆哮道︰“含……聖皇!你連我也要一並殺了麼?”

含蒼煙臉上掛著一絲淡然之色,念頭輕輕一動之下,含天笑頭頂上的黑色光球已消失了。

含青帝並不在乎這些人的性命,但含天笑對他一直忠心耿耿為他所用,他當然不會取走他的性命。

看到這索明的黑球消失,含天笑才松了一口氣。

奧姆真理教ptt 遠處不斷傳來慘叫聲,不斷有人被長槍刺中而隕落……

“聖皇大人,是要將所有人都滅殺麼?”含天笑朝著含蒼煙拱拱手。

此前含青帝對自己操控含蒼煙一事還有所避諱,現在也不在乎了,就听含蒼煙淡淡說道︰“將這些人都殺了,沒人與你爭搶封聖之位,你可是願意?”

听到這話,含天笑的心驟然一跳,剛剛差點死掉的怨念頓時消失的一干二淨,臉上更是浮現出諂媚之色說道︰“多謝聖皇大人,我含家若能再出一名聖人,含家自然也能更上一層樓。”

含蒼煙淡淡一笑,有些不置可否。

含青帝見識過了彼岸境強者的實力後,根本沒將聖人放在眼中。

龐渺他們說過了,聖人不過是擁有“寄靈地”的真神而已,只是神域的“寄靈地”賦予了聖人更多的力量,顯得聖人比大圓滿真神強大許多,可本質上依舊只是依靠神道的力量。

這世間真正的強者,還是要看彼岸境……

“可聖皇大人,這些人像老鼠一般跑來跑去,如何能將他們誅殺?”含天笑又問道。

“跑?你沒有注意到麼?”含蒼煙淡淡說道。

含天笑听到這話,再度將神識擴散到黑暗之中,他感受到平原中四處都充斥著毀滅的氣息。

從黑色圓球中射出的長槍,絕大部分都沒有刺中目標,但這長槍融化後,就如同滴落在清水中的墨水團,朝著四面八方迅速的擴散著……

隨著時間的流逝,這些黑色的能量遲早會布滿整個平原!

屆時這些人將無路可逃。

其實很快就有人意識到了這一點了。

羅征在平原上繞過了一大圈,當他繞回來時已發現身後的長槍盡數融入了地面,散發著一陣陣毀滅氣息,這些氣息不斷地擴散至下,用不了多久就會將整個平原和山谷填滿!

“天命,這樣下去不是辦法……”羅征用真元傳音說道。

遠處的華天命也點點頭,“御空飛行能避開地上的黑色能量,但等到這些能量填滿後,含青帝必定會有進一步動作,聖人山內的人怕是無可幸免!”

“在此之前,要阻止他,”羅征一邊狂奔一邊說道,“含蒼煙佩戴著一件靈魂法寶,若能破掉這件靈魂法寶,我可以讓含蒼煙徹底脫離含青帝的掌控。”

听到這話,華天命的眉毛微微一挑。 “你剛剛已經撕開了他的甲冑,”華天命說道。

“時間太短了,而且我不知道他擁有那件靈魂秘寶,”羅征對九五二七的能力還是相當信任的,神域中想必沒有任何靈魂秘寶能夠擋住它,那件靈魂秘寶必定是軒轅衛賜予,“我要再試一次!”

若放任含蒼煙這般下去,最終所有人都將無路可逃,羅征自然不願意坐以待斃。

說罷羅征身形輕輕一飄,背後驟然展開兩道雷翅,伴隨著“ 啪”一聲巨響,朝著前方疾馳而去,他已將含蒼煙的方位牢牢鎖定。

華天命見狀,同樣也加快了腳步,從另外一邊靠近含蒼煙。

“聖皇大人,那羅征過來了……”

含天笑在黑暗中用神識分辨出一個高速接近的大圓滿真神,他自然能分辨出那是羅征。

“他應該是察覺到了,嘿……”含蒼煙輕笑一聲,他一手抓著那只黑球,另外一只手再度化出一把長槍,同時背後巨大的雙翼亦幻化形狀,原本柔順的黑色羽翼化為一把把尖刀,同時說道︰“你先讓開一些。”

含天笑听罷,立即與含蒼煙拉開了距離。

這兩人的實力基本已超出了聖人的範疇,波及之下含天笑根本無從抵抗。

羅征在高速接近的同時,融道能量已瘋狂的積蓄起來,他手中的長劍不斷地顫抖,鳴叫著……

就在兩人的距離不斷靠近之際,羅征的長臂猛然一揮。

“ !”

黑暗之中,傳來長劍崩碎的聲音。

但在那柄長劍崩碎之前,一道雄厚而狂暴的劍芒已直奔含蒼煙而去。

“來得好!”

含蒼煙見識過羅征斬出的這一劍,這一次自然做足了防備。

只見他將黑色長槍猛然一抖,長槍的槍尖之上亦不斷地凝聚黑色能量,隨著他向前猛然一探,這長槍連同槍身本體都化為了一團完整了槍芒,亦朝著前方激射而去。

“崩天刺!”

“滋……”

含青帝本身是用槍的高手,他對槍的領悟早已出神入化。

這一道槍芒算計的極為精確,正面徑自撞在了羅征斬出的融道之劍上。

兩股能量交匯之下,融道能量再度綻放!

只是整個神域的光芒都已經消失了,兩者撞擊之下並未綻放出光芒,只听到雷霆一般的轟鳴聲,以及爆炸產生的沖擊波……

一名大圓滿真神與一名亞聖離的距離稍近一些,被這股沖擊波掀翻在地上,沒有避開頭頂上降下的黑色長槍,被長槍貫穿後也是迅速的湮滅了。

“再來!”

羅征沒有絲毫停歇,斬出了一劍後,伸手一翻之下,再度從須彌戒指中取出另外一支長劍。

“嗡……”

第二道融道之劍,再度斬出。

長劍崩碎,離手……

他伸手再取出一把長劍,瘋狂的抽離體內的融道能量,第三劍!

一連斬出三劍,即使是羅征也有些扛不住。

羅征體內的道蘊雖然十分富足,但融道能量需要兩千多種神道不斷地交匯才能產生,現在融合的速度遠遠跟不上羅征消耗的速度。

連續斬出三道融道之劍,已是他的極限。

含蒼煙感受到兩道劍芒直奔直接而來,臉上也滿是驚愕之色。

如此強悍的三劍,竟能瞬息而至,他也沒有預料到。

羅征這手段應該不是彼岸境強者們授與的,這能量是許許多多的神道融道在一起。
Back to posts
This post has no comments - be the first one!

UNDER MAINTENANCE

Polaroid